返鄉青農劉耀聰 傳承獅潭「苦」早味
刊登日:109-04-24  點閱:484
苦茶油包裝上仍貼著「橋頭劉屋茶油工坊」的標章,它正是「藏山椿工坊」的前身。

苦茶油包裝上仍貼著「橋頭劉屋茶油工坊」的標章,它正是「藏山椿工坊」的前身。

       樹上一粒粒渾圓飽滿的茶樹籽的果實,手工採摘之後,經過陽光的曝曬、熱氣蒸熟,最後經過壓榨的茶果,汩汩流出淡青色的苦茶油,這是返鄉青農劉耀聰的辛苦結晶,他一手打造的「藏山椿工坊」茶油工坊,遵循著古法的榨油技巧,傳承父親留下的好味道。

返鄉之路 掀起家庭革命

       劉耀聰是土生土長的苗栗縣獅潭鄉客家人,高中畢業後便離開家鄉到外地求學,說起當初返鄉務農的契機,劉耀聰瞇著眼思索著:「一切都是老天爺在冥冥之中註定的吧!」父親過世後,由於不捨年邁的母親獨守家園,再加上父親生前便心繫著那片茶園,只要一想到投注畢生心血的家園,即將面臨荒廢的窘境,便滿是不捨,這份牽掛始終縈繞在劉耀聰的心頭,於是毅然決然地辭去設備技術工程師一職,回到闊別12年的家鄉,接手父親的事業。

       但大相逕庭的人生規劃,在返鄉的第一年掀起家庭革命,除了耗費體力在整理苦茶園,也花費不少心力抵擋旁人的流言蜚語,劉耀聰搔著頭說道:「很多人覺得做農會養不起一個家,那時就跟丈母娘冷戰了半年,跟母親冷戰了一年。」但個性倔強的劉耀聰,暗自下定決心,絕不留後路地一定要做出一番成績。

開拓新方向 種植紅棗平衡生計

       「萬事起頭難」,當務農變成一項養家餬口的工作時,壓力也隨之而來。一年才結一次果的苦茶樹,每年10月份成熟才能採收製油,兩甲大的苦茶園僅能產出不到100瓶苦茶油,也是他一年中唯一的收入來源,在量與價格無法達到平衡時,劉耀聰第一年的收入十分慘淡,他笑說:「我也成為22K,但是我是年收入只有22K。」生活壓力促使他思考該如何適時做出調整。

       在丈母娘的引薦下,劉耀聰開始種植紅棗,紅棗的產季是夏天,農作期恰好與冬季的苦茶油錯開,但毫無種植紅棗經驗的他,過程中也吃足了苦頭,由於第一年樹木沒有經過矮化,在採收上非常耗費人力及時間成本,而接下來又遇到氣溫驟降,導致278株紅棗幼苗全數死光。熟能生巧,一切從零開始學習的他,漸漸地步上軌道,紅潤又清香的紅棗乾是銷售商品的保證,也成為顧客爭相訂購的養生食品。

       「我覺得要尊重這塊土地,對它要有感情、要有良心。」劉耀聰投入友善耕作,不使用化學農藥,減少化學肥料的使用量,降低人為的破壞及介入,利用生態平衡維持農業及自然環境的穩定,友善的耕作環境吸引更多生物的進駐,常陪伴劉耀聰到田裡工作的家犬紅棗,就發現只居住在乾淨水源處的鱉在紅棗園出沒的證據。

勾勒未來願景 渴望成立合作社

       不斷從失敗經驗汲取成長養分,劉耀聰也積極參與外部農業推廣課程,充實自己之餘,更為長遠的農耕之路埋下種子。他說道:「小農就是餓不死,但養不飽,所以只能把它做大。」擅於規劃目標及勇於實踐的個性,讓他在今年獲選為農委會第四屆苗栗區個人組百大青農,劉耀聰想藉由這次的獲獎機會,投遞計劃書申請更多經費,進而擴大現在廠房。此外,劉耀聰也積極將苦茶油推展至常民生活中,選上台灣茶油策進會的理事的他開心地分享:「未來我會輔導種植苦茶的農民生產及後端行銷,還有積極推廣品油的知識。」

       苦茶是早期農閒時期,伴隨著經濟作物種植的作物,劉耀聰解釋:「在當時沙拉油是舶來品,苦茶是窮人吃的油。」而現在講求養生的社會,讓苦茶有翻轉的機會,但由於產量少,價格也高居不下,目前仍是以國外進口居多,政府希望台灣能夠滿足自產自銷,劉耀聰說道:「我想要成立自己的合作社,一個產銷的通路,讓獅潭當地的居民也能夠來我的工廠,知道我在幫忙做代工。」以提高苦茶油的產出。

品牌經營 帶動地方特色

       「獅潭鄉其實是個好山好水的地方,但這幾年看到最大的變化就是人口外流很嚴重,人情味也消失了。」劉耀聰看著獅潭鄉這些年的變化,發出深沉的感嘆,隨著各鄉鎮都發展出屬於自己的特色,獅潭遲遲沒有摸索出定位,劉耀聰從小就在這邊長大,多了一份與自然土地的情誼,他致力想發展出屬於本地的特色,生產多元化產品,像是苦茶油麵線的伴手禮、苦茶皂、紅棗乾等等,讓更多人能夠記住「藏山椿工坊」茶油工坊是來自獅潭的特產。

       即將邁入第六年的農耕生活,劉耀聰說道:「最困難的還是行銷自己的品牌。」主打網路行銷的模式,藉由臉書社群增加曝光量,已慢慢地累積出一批穩定的客群,未來將再與更大的農產品銷售平台媒合,吸引更多其他的客群,劉耀聰說:「好的東西不需要太多的行銷,會買的就是會買,消費者自己會感受的到。」每年100餘瓶的苦茶油,皆能全數賣光。

苦澀 卻飽含傳承情意

       鄉村人口外移,劉耀聰卻反其道而行,返鄉胼手胝足、傳承家業,但並非每個返鄉青農都像他如此有韌性。他感嘆道:「很多青農回來之後可能撐不到半年,就又回到原本的工作了。」生命終將會找到最完美的遇合,原本返鄉務農的徬徨青年劉耀聰,不再感到迷茫,他的人生經歷猶如這一顆顆苦茶果實,雖然苦澀但飽含著華美的香氣與傳承的情意。

回上一頁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