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蝙蝠間邂逅 遠足生態休閒農場圓夢
刊登日:109-05-25  點閱:1284
「金山遠足農場」的女青農陳琬婷,管理農場堅持不使用殺草劑和化學藥劑,維持農場原生環境。

「金山遠足農場」的女青農陳琬婷,管理農場堅持不使用殺草劑和化學藥劑,維持農場原生環境。

  從小就居住在臺北市的琬婷,小時候最快樂的事,就是參加學校所舉辦的戶外教學活動-遠足,從那時候起,她就夢想著要建立一座名叫”遠足”的農場,讓來到農場的人,都能享受像她孩提時去遠足般快樂的心情。因緣際會下,在接受農委會百大青農專案輔導後,讓婉婷圓夢了!她所經營的「遠足生態休閒農場」截至目前為止,所接待的休閒團體及媒體團已超過100團囉~~

與生俱來就與農業結下不解之緣

  1990年後在臺北市都會區出生長大的陳婉婷對農業就情有獨鍾,國中畢業後選擇農校就讀,因成績優異保送國立屏東科技大學農園生產系,筆者有幸跟她成為同班同學。她在上課時非常投入,不論是課堂或是實習的表現都非常突出,畢業後,先在農場實習1年,就正式決定進入農業經營這塊領域,為打造一個能跟大家分享快樂的農場而努力。

難忘小時候”遠足”快樂心情  返鄉打造遠足農場

  「我媽媽娘家就在新北市金山區,後來才嫁到臺北市,發現我對農業很有興趣後,所以父母親很希望我能回到金山鄉下,藉由自己的專業結合一些機會與在地的能量,來帶動金山的發展。」,如果初期沒有家人們的幫助,她根本走不下去,琬婷憶起當時的情境。我好奇問了問同學,當初怎麼想取名遠足生態農場呢?她娓娓說來「從小居住在臺北而且父母工作十分忙碌,幾乎沒能出門遊玩,不過,參加校外遠足教學,可以帶著很多零食和同學互相分享,是我記憶中最快樂的事;而這分在小時候所期待校外遠足的心情,正是我夢想中農場的名字,想讓人們來到遠足農場時,可以像我那時要去遠足一樣興奮,能夠暫時逃離都市的快步調生活!而山上自然生態很豐富,也是我想努力去維護的環境。」;而當初為何會投入百大青農的遴選呢?婉婷說「會想要參加百大青農遴選,因為農場是從零開始,需要多方面的建言與輔導,一路走來很感謝有這個計畫,謝謝陪伴師張盛玄老師和桃園區農業改良場專家們所給的生產規劃建議,以及對於農場整體休閒氛圍的打造構想十分受用。」。

化敵為友的生態轉折

  琬婷一家人來到這塊位於金山區山上的農場,當起拓荒者的角色,除了依地勢來闢建與劃分農田區塊,直到2019年4月才算正式對外開放,目前農場主要經營2公頃農地。談起遇過的困難,她感嘆的說:「萬事起頭難!這句話確實很能體會,當初在拓荒的時候,除了場區整理上很費力之外,與父母的溝通也不是那麼簡單,每個人的想法都不盡相同就像是多頭馬車,不過現今的我,只想專心朝向休閒農場的營運模式來努力,做我自己。」。

  另外,在開墾荒地時還發現難能可貴的生態系統,她指著說:「當初那一棟如廢墟的建築物,探頭一看赫見某個房間裡有著一群蝙蝠,黑暗中還伴隨著叫聲令我覺得害怕!」經瞭解後得知是臺灣葉鼻蝠(Taiwan leaf-nosed bat),為了不叨擾野生動物原有的習性,在建物及其周遭範圍整理及施工時,有請大家配合臺灣葉鼻蝠的作息,自行調整來配合蝙蝠作息,日落而作、日出而息!形成了全臺灣第一個人蝠共存的蝙蝠棲地。

  農場的生態不僅如此,水鹿、山羌、山豬、蛙類及昆蟲等野生動物也常現蹤跡,琬婷說「一直令人頭痛的是,我種的甘藷有近七成都會被野生動物吃掉,但是能友善的與自然生態共存更是珍貴」,所以剩餘的產出,琬婷便從蝙蝠和水鹿中各取一字,諧音命名為「蝠祿地瓜」來行銷,也讓消費者認識金山甘藷的另類意涵,並珍惜自然生態的可貴,畢竟臺灣葉鼻蝠是以昆蟲為食物的,「所以我更要友善耕作,不能施用農藥,因為牠們也算是我農場的除蟲員工呢!」。

外景節目到訪 團客絡繹不絕拉開經營序幕

  遠足農場自從正式開放營運後,2019年暑假期間,每週假日皆有大小不等團體前來造訪,由婉婷親自做導覽與實作體驗,品嚐在地生產的新鮮食材。近來,透過在地人與農會的推薦,使得現正熱門之外景節目《今晚住誰家》及《來去CHECK IN》的製作團隊也找上了遠足生態農場,並已分別播出;婉婷說「當時是滿心歡喜地一口答應,除了可以增加曝光度外,更能夠藉由節目讓無法來農場的民眾,認識農業工作上的辛勞,並瞭解自然生態的奧妙及建立一個愛護野生動物的心。」。

運用既有資源邁向趨於完善的休閒農場 從而穩定收益

  琬婷畢業後,隨即踏入農業並全心投入的行動力,實在令人欽佩,遠足生態農場其實擁有良好的條件,除了作物生產項目多元之外,還有飼養日常料理所需的蛋雞,而休閒農場設置的基準也力求符合法令規範,相信只要持續對於農場的自然資源竭盡心力去愛護,並將休閒農場基礎設施建構完善,更需仰賴地方政府與相關輔導機關,在於法規上的協助,使遠足農場未來能以休閒農場的樣態,矗立在大都市旁,以作為大家的遊憩首選之地。

回上一頁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