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雯馨用體力耐心 種百香果甜到馨
刊登日:109-07-30  點閱:583
擔任了10年的幼兒園教師詹雯馨,返回家鄉種植百香果,把吃苦當吃補,終於在2017年當選百大青農。

擔任了10年的幼兒園教師詹雯馨,返回家鄉種植百香果,把吃苦當吃補,終於在2017年當選百大青農。

  位在台灣中央的埔里,是個環繞綠意的山中幽境,全台85%的百香果,都產自這裡。百香果適合生長在排水性極佳的坡地,這裡的海拔與溫差,的確讓百香果的香氣與甜度都優於雲嘉彰等地的產品;但談到偏酸的土質,大坪頂詹家果の王的詹雯馨,則將功勞歸給這裡的果農、農試所與農改場,正是因為他們不斷努力,甚至持續研究適用的肥料,改善土質,才讓埔里成為百香果種植密度最高的產區。
  擔任了10年的幼兒園教師,每天在教室裡陪小朋友,詹雯馨並沒想過自己會返鄉務農當時媽媽生病,家裡人手不足,必須有人回來協助。想到務農要面對日晒雨淋,每天爬山坡、扛百香果,而姐姐和弟弟可以不用回去幫忙……對她來說,體力與心理糾結是當時最難克服的一關。但是看到高齡的父親這麼辛苦,她終於放下執念,把吃苦當吃補,咬牙從10公斤、15公斤慢慢把體力耐力訓練上來。
  詹雯馨常戲稱父親是園長,而她是園丁。青農返鄉後,最怕的就是做不出成績,前輩的經驗要尊重,但是卻不能完全依循他們的腳步,必須要有創新想法,才不會走進死胡同。詹雯馨說,30幾年前,百香果在埔里只是和苦瓜、絲瓜、蘿蔔等輪作的水果,因為需要的養分不同,也藉以避開蟲害。
  真正大面積栽種是在塑化危機後,吃鮮果的人增加,再加上種植及採收技術提升,產量開始大增。她說,潮流在進步,人不能一直留在原地,除了力勸園長改採友善種植外,她也經營網站與群組,用一張張生動的照片,真實呈現農園的好生態,並隨時記錄分享果樹種植現況。
  其實詹雯馨非常害怕蛇和蜥蜴,但是牠們好像偏偏吃定她,有條蛇一連三天在摩托車旁等著嚇她!最後她決定用相機當武器,把這些果園裡的生態拍下來放進粉絲頁,讓客戶了解他們友善種植的好成果。在用心分享食農教育後,客戶有了明顯的改變,以往只是想吃才打電話來訂貨,現在大家更清楚,什麼時候才能吃到最對時的水果。
  和經驗老到的園長一起工作,偶爾也是有溝通不良的洩氣時候。還好埔里青農很團結,詹雯馨說,一個人可以走很快,但一群人可以走很遠!她很慶幸有一群好夥伴可以互吐苦水,互相勉勵,讓她在退卻時,有了再奮戰的勇氣;加上2017年當選百大青農,她的陪伴師是媽媽的同學,還有農改所專家指導,讓園長更容易接受新觀念。
  台農1號,是成熟後落果時最甜,以前是等落地再彎腰撿拾,有時果皮皺了賣相變差,果肉受到震蕩就會變酸。在埔里會架設吊床,果實成熟落在上面就能撈起;詹雯馨說,有時還要幫它們蓋棉被,讓它自然產生乙烯,更香更甜。她還種了滿天星百香果,這個品種只能鮮食,必須人工採摘,而判斷果熟,園長的豐富經驗就幫了很大的忙。
  埔里現在的百香果,都是一年一種,為了維持果樹健康,果農的工作沒有停歇。詹雯馨說,百香果在農曆年種植,清明陸續開花,但是蜜蜂太孝順,母親節之前都不會出現,這時就必須人工授粉。一朵花只結一顆果,時限只有一天,台農1號大約是早上10點開花,滿天星則是12點。剛開花時授粉效果最好,也是大家最勞累的時刻。7月逐漸進入產季,清晨6點起來分級包裝出貨,然後到果園採收,整理除草,尤其到了夏天,每日下午都有雷陣雨,還要預做防範;產季後砍除舊株,重新整理又開始新的一季。
  詹雯馨說,除了台農1號與滿天星,今年多了一種自家研發的品種,園長命名為「金甜馨」,擁有台農1號的外觀、滿天星的內在。金是媽媽的名,馨是姐妹倆的名,不但味道十分獨特,連命名也甜蜜蜜!詹雯馨也會到北部市集擺攤,一方面接觸更廣泛的客戶群,更要好好推銷這個獨家產品!

回上一頁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