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故鄉願景》鋤頭伴蛙鳴親吻咱ㄟ土地
刊登日:110-06-25  點閱:736
青農王順瑜

青農王順瑜

       日月潭是國際馳名的旅遊景點,近年因陸客觀光潮帶動的金流和商業發展,農村地景慢慢被剝去,原本質樸美麗的水沙漣似乎不復存。但很少人知道,從日月潭熱鬧街區穿過隧道後,藏著一處蛙鳴蟲吟的生態桃花源,盼著有心的遊客來探尋。

       這個生態桃花源位在魚池鄉南邊的頭社村。這裡原是日月潭的「日潭」,乾涸成沼澤後,先民又搬土填實耕耘乘良田。只是,這廿年來,因不堪發展速度和淹水困擾,落得七、八成土地盡荒廢,但也因此維持了完善的生態系統,不僅全臺灣最老的水社柳被保留下來,也讓依賴這食草植物生存的蝴蝶昆蟲豐富起來,鳥兒也在這裡築了巢。

       「環境好了,產業就好,我們將土地照顧好,土地回饋給農民的就是豐收。」日月潭農產運銷合作社總經理王順瑜在接受環宇電台主持人李偉文訪問時強調,他們致力於生態農業無非就是要能親吻自己的土地(KISS MY LAND),也教導觀光客要親吻你的土地,「但地球只有一個,怎麼分你的我的?所以今年喊出的口號是,親吻我們的土地(KISS OUR LAND)。」

想做點什麼 拋書本回鄉種田

       一九七六年次的王順瑜是回鄉務農的知識份子。「我們家從祖輩就務農,做田做嘎驚著。」他這一代孩子備受家裡呵護和期待,家人和他自己都期望靠著讀書離開農村,擺脫務農的宿命。他也不負期待,選擇獸醫專業,並繼續攻讀中山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

       但入學不久,即發生九二一大地震,整個南投都是災區。王順瑜請假回家,親見家鄉變得殘破不堪、產業凋零,不僅農民們辛苦農作無法運輸販賣,人們也拋棄土地逃到都市。從小就立志「遠離農村」的王順瑜卻「逆流而行」,毅然決然拋棄學業回到故鄉,只想「做點什麼」。

產銷一條龍 合作社串起小農

       王順瑜將農產行銷作為起點,先幫助農民賣出農產品,「農民很辛苦,遇到天災沒收成;若豐收盛產,價格會下跌,賣也賣不到成本。」然而,農產通路限制層層,根本不是王順瑜的天真能克服的,不停碰壁的他只好踏出去,向世界推銷魚池鄉農產品,「國外的客戶也會給意見,我們才知道客戶的要求,也才知道未來走向和願景,轉而要求農民。」

       十多年前自產自銷和有機無毒的概念在台灣社會還不普遍,但因為接觸外國客戶,王順瑜學到了這些概念,並帶回來給農民。二○○八年,他集合魚池鄉農民成立日月潭農產運銷合作社,至今有四十多位社員。「我們並不是把單一小農擴大成大農。」王順瑜認為,不能想著擴展經濟規模,而是得將小農串連起來,以合作社組織型態解決小農和農村的問題。

復育水社柳 荒園成生態寶地

       真正讓王順瑜投身生態農業的契機,要從八棵水社柳談起。水社柳原是台灣低海拔的內陸溼地常見的植物,在田園間擔起護岸防風的功用,有「陸地紅樹林」之稱,但在農村迅速築起水泥溝渠護岸後,水社柳也漸漸從台灣消失。二○○六年,王順瑜得知頭社村民想要把那裡的老樹砍掉建水泥堤岸,為了護樹,他不惜動用積蓄買下那塊地,好保有那八棵老樹及溼地的生態環境,甚至進行水社柳復育,目前已成功復育四十萬株。

        單憑一己之力維護生態是不夠的,王順瑜於是將合作社盈餘投入,並從事社區營造教育農民和觀光客,讓這些生態投資不但能發揮價值,也能讓每個個體都從切實為環境做改變。「因為荒廢廿年,所以,頭社成為日月潭僅存的一塊生態寶地。」他說,有機農業最重要的是要有完整的生態,所以保護生態是優先。

活盆地造景 金針花跳曼波舞

       「日月潭已經被商業觀光把農村沖淡掉。」王順瑜認為,農村最美的是四季變化的地景,所以他思考如何營造頭社特殊地景,於是打出「全臺唯一會跳曼波舞的金針花海」口號,「因為這裡是活盆地,底下充滿泥碳土,只要走進來,整塊田都會跟著舞動。」

       二○一一年第一次舉辦生態體驗活動時,沒做什麼宣傳,就讓這三百人的小村莊就湧入了廿多萬人,嚇壞了村民,也讓王順瑜直呼:「日月潭觀光客真是太多了」。他心想不行,隔年限制八萬人,還是覺得太多,到今年的螢火蟲季,限制唯一天卅人,「生態的東西一做錯就是災難,我們寧可不做,慢慢找出對的方式。」

       就這樣,王順瑜不斷和專家一起討論嘗試,希望能夠在兼顧生態品質和觀光經濟之間,為家鄉和遊客都找到「親吻土地」的路。

資料來源: https://reurl.cc/mL0Wvj

回上一頁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