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溼食魚柳、雞肝 跟你吃的同等級
刊登日:110-06-25  點閱:540
青農黃國良

青農黃國良

旭海安溯水產不投藥、不滅雜魚 養出冠軍麻虱目

  大家都說孫宗德是傻子,其實我也是。」虱目魚養殖達人旭海安溯水產創辦人黃國良定神坐在木沙發上,桌上的茶具很專業,一旁的茶几上還擺著好幾個茶甕,他一邊泡茶,一邊發表「傻子宣言」。旭海安溯水產是汪喵星球的上游食材供應商之一,從四年前開始,黃國良提供虱目魚中完全無刺的「魚柳」部位,讓汪喵星球做成罐頭。

  他笑自己和孫宗德都傻,兩人為了信念,不顧成本高,就算是賠錢生意也硬著頭皮做。黃國良看上去很有個性,蓄著一臉落腮鬍,講起話來不疾不徐,倒起茶來也優雅,有點難把他跟穿著雨靴、在養殖場裡的漁人聯想在一塊。事實上,十二年前,他是個年薪千萬、在中國做LED(發光二極體)的高階經理人。

  他會回台灣接手家裡的養殖漁業,全因一場大病。「我在中國流浪十一年,二○○八年突然被診斷出肝硬化和膽囊癌,只好回家。」他嘆了口氣,「我不想接受治療,就躲在臺北等死。」直到有一天,他從遠處偷偷觀望在臺南的老家,發現十年沒回來,父親已經不是記憶中的模樣,人老了,連車都騎不穩,「我才想回家,幫他做一些勞力活、餵餵飼料。」沒想到,這一餵,就是十餘年。

  黃國良不僅打造全臺首個拿到歐盟無毒認證的養殖場,他養出來的虱目魚,更奪得台灣水產界最大獎「海宴獎」。用虱目魚拿獎不容易,因為只要是台灣海產,不分品項都可以參賽,「其他人都拿高價的烏魚子、鮑魚,只有我用虱目魚參賽,最便宜,但還是得獎了。」黃國良引以為傲。今年才過三個月,他已經拿到五萬尾虱目魚的訂單。

想改變畸形市場 人家一甲地養五萬尾  他只養五千尾

  黃國良家三代養魚,他很想念小時候「吃起來有芝麻香氣的虱目魚。」虱目魚的台語叫「麻虱目」,顧名思義,好的虱目魚,吃起來該有芝麻味,但現在市面上都找不到了。他覺得魚會失去香氣,是因為「以前是生態養殖,不像現在這種高密度的養法。」他為了找回古早味,決定讓養殖場回歸天然,魚活得自在,肉質才會好。

  不過,台灣漁業環境差,生產者處境脆弱,利潤常常被魚販榨光。「一尾魚成本三塊錢,魚販說買兩塊,我能不賣嗎?不賣,魚就死了!」黃國良說得氣憤,在這樣的市場機制下,漁民為了生存,只好用各種方式降低成本。一個養殖場能養愈多尾魚愈好,造成重量不重質,「台灣漁業沒有分級制度,大家不會想去養更好的魚。我想改變這個畸形的市場,從自己開始。」

  黃國良為了養出有頂級肉質的魚,重拾阿公那代的養殖工法。一個池裡養了近三十種物種,創造一個生態系,「單一物種消耗單一元素,土地很快就會變得貧瘠,對環境很不友善。」所以一個池子裡,他養了掠食性的大魚,也養了當作飼料的小魚,自成食物鏈。

  生態養殖法不僅對環境好,也省去投藥和滅絕這兩道程序。大多數漁民擔心魚生病,會預防性投藥,黃國良則是透過在池子裡放掠食性物種,牠們自然會優先吃掉那些生病了、行動力變差的魚蝦,因此無須額外下藥。

  另外,一般漁民在投入魚苗前,會對池底進行全面性撲滅,消除會搶吃飼料的雜魚、雜蝦,但黃國良堅持不這麼做,「我放小型掠食性物種進去,他們就會吃掉那些不需要的生物了。」他話說得很有志氣,但做這些改變,代價不小。他的養殖成本比同業高二至三成。成本高,若再被通路剝一層皮,就完全沒有獲利空間,因此,目前的銷售策略,以自己接單為主,高級飯店如美福、華國,和香港的維多利亞酒店都是他的客戶。

  追求好品質,代價是高成本。一般而言,高密度的養殖場,一甲地可以養五萬尾虱目魚,但黃國良只放五千尾。剛開始測試生態系養殖法時,連年失敗,「當年,我把一個掠食性物種丟進去,結果其他物種全被吃掉。真的有一、兩年,所有物種都不見,整個池是空的!」真性情的黃國良飆了幾句國罵,「今天養魚也死、明天養蝦也掛,我爸看了很生氣,一整年不跟我說話。」雖然挫敗,但黃國良很倔,或許這就是他口中的「傻」,事情愈困難,他愈要去做。

天助人助自助 谷底遇貴人  出借千萬元應急

  在中國賺的錢全燒完了,為了養員工,他到處借錢,直到現在,雖然銷量逐漸穩定,他仍背債好幾千萬元。被問起如何解決負債,他倒是不太擔心,因為過去好幾次在他真的窮到谷底、掏不出一毛錢之際,天上突然有救命錢掉下來。

  前幾年,他覺得台加工廠灣環境差,再好的魚,送進工廠得不到適當的宰切、包裝程序,出來的價值折損一半。「別人做得不好,我就自己蓋。」於是,他借了五百萬元開始建工廠,沒想到,蓋到一半,一個颱風吹走他所有心血,「颱風來,大家都往屋子裡躲,我反而往外跑,去顧我的加工廠。結果到那邊,發現什麼都沒有,整個房子都不見了!」他又罵了幾句髒話。

  好運的是,五百萬元被吹走的隔天,他就接到一位不太熟識的朋友的電話,他提起颱風慘劇,朋友竟二話不說,出手借他一千萬元。「他們都是認同我的理念才借我錢,但有時候我也想,這麼幸運,大概是老天爺冥冥之中在幫忙。」加工廠的收入較穩定,年營收約三千萬元,養殖場則時好時壞,這三年,他共賠了一千萬元。

  當被問起哪來的朋友這麼義氣?他指了指一旁的茶甕,笑說就是這位種茶的朋友。大概同為生產者,看到他努力改變農漁業生態,忍不住想出手相助。黃國良說老天冥冥之中幫忙他,確實有點說服力,堅持不接受化療的他,近期回醫院檢查,醫生竟說在他身上找不到癌細胞,原本患癌的部位只剩一塊瘜肉。黃國良回家養魚,不僅找回魚該有的健康,也找回自己的健康。

資料來源:https://reurl.cc/kZozVr

回上一頁 回頂端